网站无障碍 无障碍客户端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身边榜样 <返回首页
“女汉子”的侠骨柔肠
新闻来源:   发布时间: 2016-06-28   作者: 字号: | |

  2012年初,将要从新余市院调来一位“女强人”成了院里谈论的话题。有人说,她能从新余调来南昌,可能有一定的关系背景;也有人觉得,她从市级院调到基层院,似乎不太划算。但人们议论最多的是她的个性。一位女性能在新余反贪战线立下赫赫战功并扬名全省,足以显示她的“强势”与“彪悍”,与当下的网络热词“女汉子”倒是十分吻合的。

  政工科的同志借去新余考察的“近水楼台”得以先睹“女汉子”风采。他们回来给大家传递的信息是,“女汉子”是一个湘妹子,研究生学历,能写会说,做事风风火火,一股子泼辣劲。 

  因为审讯突破案件很有一手,调入之前,院领导已定好将她放在反贪局。这令分管反贪的领导以及反贪局上下很是期待,希望“女汉子”的到来能给反贪队伍带来清新空气和火辣干劲。若干天之后,听说这位“辣妹子”已经到岗,分在侦查二科。 

  

  一天下午,我背上羽毛球拍去赛点打球,路过侦查二科,见门口站了一位看过去刚三十出头的女士。我估摸着这或许就是新调来的“女汉子”,可她的外貌与想象中的“女汉子”有一些出入。她身材不高,稍显丰满,圆润的脸颊能显出一些清纯。她不显娇弱,但也没有给人彪悍、泼辣的印象。 

  “你是去打羽毛球吗”?她落落大方地问我。 

  我有些意外,匆忙“嗯”了一声。 

  “我也喜欢打羽毛球,下次记得叫我哦”。她应当知道我是院里的同事,所以第一次见面就这么随意。但此后打球我们并没有叫她,毕竟还不太熟悉,再说我以为一个女子球技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2012年5月的一天,我们到石埠镇开展社区矫正专项检察。在镇政府大楼四楼的廊道里站着一位女士,我们相互打量着,彼此都觉得眼熟。此时侦查二科的一位同事从房间里出来,我才恍然大悟,她就是新调来院的那位“辣妹子”。这一次异地“邂逅”,算是我真正认识她的开始。 

  中午我和在石埠办案的侦查二科的同志一起被安排在梦山脚下的一个餐馆吃饭。午间休息时,我提出去爬山,“辣妹子”对此表现出极高的兴致。侦查二科万科长很是不舍,在千叮咛万嘱咐之后才勉强让她留下。 

  弹丸梦山,有一道470多级的登顶阶石,起初我们担心“辣妹子”难以征服,但很快发现,我们的担心有些多余,她明显表现出能有机会迎接如此“挑战”的兴奋与满足,脱下高跟鞋,光着脚丫,挽起裤腿,不紧不慢,一口气登临山顶。 

  在山顶休憩闲聊中,“辣妹子”告诉我们,她叫李铭,刻骨铭心的铭。我当时就想,这个很中性的名字恰好解决了我对她认识的矛盾。 

  此后的一些日子,李铭时常同我们去打球。如我所料,她的球技跟我们有一定的差距,但她在场上展现的始终是顽强拼搏的风格。我常常拉后场、吊网前不断地“捉弄”她,但她为救每一个球前奔后跑,从未表现过消极应对。面对球场上的极端被动,换成其他人,早就怨言满腹了,可李铭非常珍惜这种被“折磨”的机会,她说,跟技术好的人打能提高自己。她总是在使尽浑身解数力求把每一个球都打过网的同时,不停地思考自己如何也能“前吊后拉”置我于窘境。 

  

  2012年5月下旬,院里开展部门正、副职“公推优选”,李铭来院不久即搭上这一班车,通过几个环节的竞争,走上了研究室副主任岗位。竞岗前,李铭拿了她的演讲稿要我帮提意见,我颇有些受宠若惊,因为听说过她学历高、能力强、文笔好。我不清楚我的意见被她接纳了多少,我却从演讲稿里更多地了解了她。李铭毕业于中南大学英语专业,在来院之前的13年里,先后当过英语导游、律师和大学教师,期间攻读法学取得第二个本科学历,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并一举通过,随后又取得湘潭大学全日制法学硕士学位,并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进入检察机关工作。这样的经历让我有点肃然起敬。 

  搞调研算是李铭“会写”的一个合理归宿,但终究没有让她有更多的机会在反贪舞台施展才能。或许这一安排在李铭心里留下了些许遗憾,期初她这样自嘲:以前女儿常在小朋友面前炫耀说“我妈妈可是审贪官抓坏蛋的警察”,现在我能告诉她说“我是一名报纸码字工”么?可以想象,反贪工作更能展示她顽强、坚韧、泼辣的一面;而且反贪给过她事业的辉煌,让她有一种浓浓的情结,可能一时难以割舍。 

  事实上,对一个执着于事业的人,新的工作不是难题。李铭已完成人生多个角色转换,她能非常从容应对新的任务。编报,写论文,组织案件研讨、检委办等一系列工作,每一件都被李铭当作学习提高的机会。 

  一次,李铭想在院报“检察理论”专栏转载我和定科在《人民检察》杂志合作发表的一篇论文,要我提供电子版。杂志登载的电子版我肯定没有,我提供的论文原稿篇幅太长,李铭要我删减后给她。我实在不愿意做这个事,跟她说“你就不要用吧”。后来发现,李铭在默默地做着我不愿做的事,对着杂志逐字逐句删改。原以为事情繁杂的李铭会为此憋一肚子气,没想到第二天她很开心地跟我说:“删改你论文的过程,让我学到了《人民检察》的编辑是如何改稿的”。 

  编《新建检察》月报是一项繁杂的工作,催稿、收稿,文字编辑、版式设计、校稿、邮寄、发送……,李铭生怕有一处错漏。报纸的第四版,经过她精心打造,已改头换面成为干警原创的阵地,成为展示检察官生活情感的一个品牌栏目。省院政治部的几位同志说,他们每期都要细读。一年下来,其中的5篇稿件先后被收录进省院的“每周一文”和“榜样在身边”专栏。 

  一项本来务虚的工作被李铭做得很实,一个本来清闲的部门让李铭忙得不可开交,这与李铭在事与人面前都爱“较真”的个性不无关联。她不仅尽职尽责做好调研,还按院AB岗要求轮办一个号的公诉案件。这么一个踏实敬业的人,却招来个别人的非议,说她手长,搞调研的争什么案子办。听到这样的议论我很感慨:在功利与世俗面前,进取与正气显得多么猥琐与卑微!想起苏东坡关于“一尊佛”与“一砣屎”的故事,相信李铭心中拥有的是“一尊佛”,她是想通过办公诉案件学点业务,而非个别人所理解的要“捞点好处”的。 

  

  正是性格的坚韧、执着和对人生的热爱与奋斗,让这个从普通家庭走出来的湘妹子一路风雨中走得坚实,并不时绽放光芒。从院报里李铭的一篇堪称精品的文章《你的光芒》里,我们更加清晰地了解了李铭。曾经的李铭,光着脚从农村闯入“江湖”。她能够单枪匹马地跑到一个金碧辉煌的单位,气度不凡地问“谁是董事长”、“局长在吗”、“我要找经理”……而正是这种无所畏惧的精神,让她度过一段自认为“绝对小资”的时光。她曾是湖南“全省十佳”英语导游,全省英语导游职业资格面试评委。 

  李铭从新余调来是为了解决夫妻两地分居。老公是市院的业务尖子,工作占据了他生活的大部分,家庭琐事,女儿的教育成长都得李铭操心、拿主意。 

  有一次,李铭跟老公打电话,说晚上有个老乡请吃饭,“你去啵”? 

  电话那端传来声音:“那去吧”。 

  “问题是我不想去”。李铭说。 

  “那就不去吧”。听得出,老公对她很迁就。 

  在场的同事开玩笑说,老公被她“吃靠了”。李铭只是无奈地笑了笑,偶尔在个别场合,她会无意中坦露出心思:有时候,多么希望老公能在家事上多操些心,拿拿主意。 

  

  在李铭为家庭和事业来回奔忙至腰疾发作的时候,婆婆从老远的湘西赶来,帮她照顾小孩,料理家务,使李铭有时间一心扑在工作上。能在繁杂的家庭事务中腾了手脚做事业,让李铭很欣喜,但时间久了,婆媳关系的千古难题也让她有时候颇为纠结。在小山镇里生活得万事顺意的婆婆,离乡背井地来到陌生、快节奏的城市,失去掌控和亲切感的环境带来孤独、失落的不良情绪,演变成针对儿媳妇的挑剔。小孩任性的时候,婆婆总会以一句“这不知道象谁”来影射她。李铭虽然不快,却从来不会公然发飙。2013年母亲节前的一期院报,李铭推出了一篇《婆婆,您辛苦了》的文章。我很是惊讶。原来只知道内心坚强的李铭会在婆媳关系中选择隐忍和沉默,不曾想,她还有如此感恩之心,会对婆婆道一声谢。仔细拜读文章,为作者的真诚和细腻感动。 

  2014年春节前夕,李铭提前买了火车票,一个人回洞庭湖边的娘家。她说她母亲长期患病,哥哥、姐姐生活都过得比较艰难,没有钱也没有精力带母亲去治病,她想借春节长假回去尽一点孝道。节后上班李铭欣喜地告诉我们,她带她母亲在长沙著名的湘雅医院找到了病因,吃半年的药应能控制住病情。 

  来院已经两年,从反贪侦查到理论调研的岗位转换,李铭原先的“女汉子”形象依稀尚存。她在《你的光芒》中这样写道:“随着年龄的增长,那份锐气,那种敢想敢干的劲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也许连她自己也不曾察觉,曾经的“锋芒毕露”已经被时光机成功打磨成其内心的沉稳和睿智,那份坚定和努力其实从来不曾远离。 

  2014年3月,院里鼓励年轻干警报名参加心理咨询师执业资格培训,3000多元的学费由干警个人支付,取得心理咨询师资格后,单位才会考虑报销事宜。年纪也老大不小、家庭经济也并不宽绰的李铭毫不犹豫报了名。我问她,你就不怕考不过费用要自己出?她笑着反问我:“读书是自己的事,用得着别人请客吗?”在她看来,掌握心理学知识于公于私都大有益处。事实上,自去年开始承办未成年人的公诉案件起,她就已经敏感地关注到心理学和国学在考察帮教中的临床应用。 

  李铭依然每天勤奋地耕耘在调研园地,力求把每一件平凡的小事做好做实。我们从她上下班放着车子不开,坚持步行一小时上下班,也能领略到这位“辣妹子”独有的执着与坚韧。 

版权所有:江西省人民检察院 地址:南昌市北京东路222号  
工信部ICP备案号:京10217144号-1
技术支持:正义网
移动无障碍APP